請細看這篇文章,立論很正確,對我們來說,是不久的事,人生健康快樂平安就好!

 

誰為我們穿上最後一件唐衫?乘著能動時,到處遊山玩水走走吧。

玉婆伊麗莎白泰勒終於和她的「小」丈夫賴瑞分手了,付出的贍養費是一千兩百萬美元。

「天哪,我三輩子也賺不了這麼多!」許多聽說的人,都叫了起來。

其實這跟美國著名的性感模特兒安娜,下嫁大她六十歲的石油大亨霍華,一年之後所得到的遺產相比,真是小巫見大巫,單安娜的訂婚鑽戒,就是廿二克拉,更甭說那高達五億多美金的遺產了。

更離譜的是「香奈兒」創業人香奈兒,七十多歲愛上只有她三分之一大的男管家米霍泹, 不但送他去瑞士減肥,為他買新車新房,讓他管理珠寶部門,更把香奈兒公司給了他。

香奈兒值多少?沒人知道,只曉得當時一年賺的錢,就達到一億六千萬美金。

多妙啊!這些「老人家」為什麼都「頭殼壞去」?他們竟想不到那些「小男生」、「小女生」可能圖謀他們的財產?



當然也永遠不會有承認嫁娶「老夫」、「老妻」是為了利,玉婆的小丈夫說他娶麗莎,是為了保護她,跟她共創戒酒之後的新生,安娜也表示他是真愛這位提拔她的長者,視他如兄、如父,還打算跟八十九歲的老丈夫生個孩子,米霍泹更貼心了,他說如果香奈兒哪天真老不能動,他絕不會讓人把香奈兒送去安養院,而要帶她去自己的家鄉,跟他的父母同住,一起安享餘生。

大概那些「老人家」就被那甜語蜜語哄得輕飄飄了,飄上雲端,飄得見不到人間的真相,甚至飄得遠離了他們親戚、朋友,可不是嗎?當年老的父親、母親,突然宣布要尋第二春,嫁娶個小得可以作孫子女的人的時候,有幾個親人能不抓狂?

只是,俗語說得好:「天要打雷,娘要改嫁」,又有幾個人管得了?那個老人家硬是再度走過了紅地毯,花一扔,把子子孫孫全甩在背後,他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,一個由那小男生、小女生編織的世界,帶著他們的偌大財產躲了起來。

就算他們不想躲,也得躲!兒女排擠、朋友鄙視、親戚冷眼,大家一起排斥那個天外飛來的「陰謀家」、「小賤人」,也一起痛恨這個「老不修」、「老糊塗」,硬是把一對新人,擠到另一個世界去。

但是,讓我們仔細想想,當老人家能在風燭殘年,一片蕭瑟中,再找到些色彩,感染些青春,我們不是應該為他高興嗎?有人能貼身照顧他了,而且那人又年輕、又健壯,足以扶持這些走不穩的老人家,這豈不是更能讓子女放心嗎?

可是,為什麼世人總以「利」的眼光,看他們的世界呢? 連鄧麗 君生前花多少錢,為她的法國小男朋友買照相機,甚至死後的遺產,是否落入那男生的手中,都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。

大家怎不想想,在她面對年華的逝去和空閨寂寞的時候,是誰走進她的生活,走進她的心,也有 鄧麗 君的朋友談到她和小男朋友爭執時,總是她先「下氣」,好像受了許多委屈,或在事後猜測可能兩個人先吵架,男孩子負氣出走,扔下氣得氣喘發作的女朋友,才造成悲劇。

問題是,她為什麼先「下氣」,她為什麼會那麼善待「他」?她又是帶著誰,一起去了泰國清邁?那是因為愛!這世上有許多愛,像是父母愛、兄弟愛、朋友愛,那些愛都很偉大,但我們也不能不承認───沒有一種愛能取代男女間的戀情。

只是,大家常犯一個錯,認為年歲大了、名氣響了,就該成為聖人,被高高地供著,他們不再能有七情六慾,大家也似乎認定,只要年歲相差太多,戀愛就是假的,那年輕的一方,必定有所圖謀,打算把老的害死。

多年前,我熟識的一位老教授,七十多歲打算再婚,娶個小他三十多歲的女子,親朋故舊群起反對時,老教授說得妙:「你們只想她可能把我害了,怎不想想,她年紀輕輕、漂漂亮亮、自自由由,現在被我拖累,是我把他害了的!」

據說國畫大 師黃 君璧年近花甲,又娶小他三十歲的 容羨餘 女士為妻時,也有許多人反對,只是三十多年來,只見年輕的黃師母,放下自己的事業,守在老人的身邊,展紙、磨墨、送飯,送藥、頭髮白了、青春去了,而當黃 老師九十五歲逝世之後不過半年,還在為老人帶孝抆淚的「她」也死了。

大家都說黃師母弄了不少錢,也見過許多畫款直接進入師母的腰包,可是當 黃 老師逝世那天,我看到在三總哭昏過去的白髮師母,又在不久聽說她得了絕症之後,我常想這三十多年來,是她搜刮了黃 老師,還是 黃 老師全靠了她?

當然,我們可以說那些只伺候老人幾年的才是真佔便宜的人,但也讓我們想想,當老人到了那個年歲,最愛他們父母已經死了;年輕時跟他們一起玩的朋友,已經老了;就算還有最愛他們的子女,也可能忙於自己的家庭和事業,真正在那燭火熄滅之前,伸出雙手護著,免得風吹熄的是誰?真正守在老人身邊,為他送過尿壺、蓋上被子、甚至為他讀書、讀報,把他像孩子一樣呵護,哄他入睡的又是誰?

許多年前,讀到 陳薇 女士寫的《魏三爺與我》,那是一段引人議論的戀情──一位老人家,一個小女孩,在車站邂逅,老人幫助小女孩,送她回家,又幫助失去雙親的小女孩走出塵埃,小女孩成了老人的女傭、學生、愛人,為他生了孩子。

有人很不諒解魏景蒙,認為他老而無德,也有人很同情這份緣,認為老人在喪妻後,終於能得到慰藉,有人從「情」看,有人從「理」看,有人從「錢」看,也有人從「慾」看這個老少配,我不予置評,我只記得陳薇在〈刻骨銘心憶景蒙〉中的一段話:「我接到報喪的消息,趕緊拿了你最喜愛的唐山裝趕到醫院,把你從床上抱起,擁在懷裡為你更衣...」


戀戀風塵幾十年,當我們有一天老了,我們最愛的伴侶說不定先走了;我們最愛的孩子或許遠遊了;我們最要好的朋友都動不了啦,是誰,為我們穿上最後一件唐衫?

 

轉載--

 

全站熱搜

子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